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DH】Light.  

#Part One

-Part Two


“人的一生,总是为了追寻生命中的光,而走在漫长的路途上。

——星野道夫”

 

///////Prologue

 

Harry终于意识到战争过去很久了。

 

早上他去对角巷买书时,听到旁边一群十几岁的青少年压着声议论,“哎,你们看那个老头子头上有一道闪电诶!”

“哦梅林,那看起来真可笑。”

“我再也不敢随便去纹身了,这可是一辈子的笑柄。”

“胆小鬼…要不下次给你来一个纹在额头上?”

“滚一边去。”

 

小声的叽叽喳喳变为了放肆的笑,Harry差点忍不住想骂人。

后来他也笑了。

 

HarryPotter不再是那个人人皆知的响亮名字了。

 

 

///////Leave

 

“Harry,你不必离开的。”

“Hermione,我只是想早点体验我悠闲自在的退休生活罢了。”

“你才五十五岁!”

“可是你看,我都有白头发了!而且关节也不好,每天走来走去累死了。”

“别忘了我跟你一样大。你看…”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是工作狂,亲爱的部长。”

“好好享受你的退休生活吧,老头子!”大手一挥潇洒地在辞职申请书上写了个同意,扔到了她倚老卖老的朋友脸上。

 

要不回麻瓜世界隐居?留在巫师界还是太过引人注目。

说得好像还有多少人认识你一样哦,前救世主。

……

自言自语了一下午,踱来踱去地板都要磨穿了,Harry还是决定离开魔法界一段时间。

去布莱顿吧。听说那里靠海,环境不错,而且离伦敦不远。

 

“你们有空可以去看我的,”Harry安慰自己的朋友,“布莱顿很近的。”

“总有种你要离开我们的感觉,”Ron仰躺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年纪大了,总是会患得患失。”

“Never. I Promise.”

“Ron,还有,如果Ginny问起来就告诉她吧。孩子们的话我自己联系。”

 

 

///////Finding

 

Harry一直对Ginny很愧疚。他很喜欢她,但永远到不了说“爱”的层面。他可以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却从不是一个好伴侣。

Ginny并没有因此责怪他,年轻时她也不曾分清楚喜欢与爱的关系,也一直都知道Harry不可能像她爱他一样爱自己。

心就那么大,有住客后便难容他人。

是Ginny在孩子长大后提出离婚的,她说她要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

 

看着她满面微笑出现在第二次婚礼上,Harry舒了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很高兴你终于能幸福了。”

 

Ginny再度穿着白色的婚纱,却已经褪去了青涩,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使她有种别样的魅力。她提着裙边,小跑过来拥抱了Harry。

“我一直都很幸福,”她吻了他的脸颊,“去寻找你的爱情吧,Harry,我会祝福你的。”

 

看着消失在落日里的背影,Harry有种错觉,仿佛那只是他长大了的妹妹而不是曾经的妻子。

 

“我的爱情。”他轻笑,“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一阵风吹过,散乱的刘海被拂起,不知怎么就抬起了手,像是想触碰什么,又像是想抓住什么,打开手掌发现不过是一缕金色的阳光罢了。

 

 

///////Dessert

 

生活正如他所期盼的那样,悠然,闲适。

所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房子不远处布置了一家咖啡店,闲来无事捣鼓一下咖啡和甜点。依然按心情做着上下班,无规律地开门关门。

 

说来也奇怪,还有人专门来这品尝一下所谓“限时限量”的美食。

 

老头子觉得好笑,跟店里面一位常客聊起来——那是一个很爱笑的男孩,Evan,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在布莱顿读大学。

“我可不是专门限量什么的,只是随性一点罢了。”

“别人可不这么觉得,附近的商铺都认为你的营销手段高明得很。这是什么饮料?很不错。”

“蔓越莓摩卡,加了肉桂和榛子。营销?他们真是太高看我这位无所事事的退休老人家咯。”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甜点做的好——给我来块芝士蛋糕。我去过不少高级的餐厅,那些所谓米其林大厨都不如你呢。说起来,你以前专门学过甜点制作?”

“不,个人爱好罢了。”

“嗯…好吃。那你真有这方面的天赋。爱好很久了?”

“几十年了吧。”

“受父母的影响?我喜欢甜食就因为爸爸。”

“哦,不。我父母在我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小时候寄人篱下,过得不好,有饭吃就不错了,哪敢奢求什么甜点。”

“真抱歉。”

“已经过去很久啦,你看,那都是五十几年前的事了。”Harry笑了笑,表示并不为此感到不适。

 

 

“要知道坚持这么久可不容易。一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动力驱动着你。”

“这就是个秘密了。”老人家调皮地眨了下眼,“还有,再这么吃下去我就看着你变成胖子咯。”

“胡说,我才吃不胖。”

 

 

///////Youth

 

门口的风铃不断因为进进出出的人发出悦耳的响声,也经常伴随着卿卿我我的情侣以及诸如“亲爱的你想吃什么?”“你喜欢的我都喜欢。”这类烂俗又说不腻的情话。

 

风铃又响了。

Evan挽着一名褐发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嘿,Harry。”

“下午好,Evan。想喝点什么?”

男孩扭头过去问身旁的女孩。

她接过饮品单,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在纠结着,“嗯…不知道。白巧克力榛子摩卡?……抹茶香草拿铁似乎也不错诶……”

“那就都试试吧,不喜欢的给我喝。”男孩温柔地建议。

 

Evan向Harry道了谢,端着两杯饮料走了出去,依次递给女孩,她尝了一下,哪一杯都没放手。

“都好喝。”

 

男孩理所当然地笑了,帮女孩撩起垂下的头发别到耳后,又轻轻地吻了她头顶一下,伸出手臂搂住了她的肩。

一个头的完美身高差。

夕阳照着深蓝色的海,映得黯淡的天空有些许泛紫。海浪拍打着沙滩,却因退潮而显得有些无力。

男孩和女孩的影子在海岸线上被拉得很长,很长。

 

Harry静静看着,直至入了迷。

到底是在看海上的落日还是那对情侣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都有吧。

 

他想起Evan问过自己,为什么那么多情侣到布莱顿。

跟我一起去看海吧。听起来就很浪漫啊。

 

又想起曾在夕阳西下时抓到的一把阳光。

有人告诉他去寻找爱情。

 

年轻真好。

 

 

///////Request

Harry在往门上挂了“Close”牌子——今天太累了,并不想开门。

沉浸在浓郁的咖啡香和小说里,这才是享受生活嘛。

 

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不耐烦的Harry挪到门口,正想告诉来人瞪大眼睛看看那块表明关门的牌子,却发现是Evan满面笑容地站在门口,旁边还有一位金发男孩。

午后的太阳很刺眼,晃得Harry视线有些迷糊,竟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位老朋友。

“Evan,我说了今天休息的。”

“有急事找你嘛。”Evan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顺便卖了个萌。

“进来吧。”

 

“Harry,这位是我的朋友Scorpius。他最近来我们学校合作研究一个项目。”

“Scorpius,这位是Harry,我告诉你,你不可能吃过比他做得更好的甜品了。”

金发的年轻人上前握了握Harry的手,有些羞涩地露出一个笑容,“我有件小事想找人帮忙,Evan说您最合适了。”

“请讲?”

“我最近打算向我的女朋友求婚,她很喜欢甜食,所以Evan建议我把戒指藏在蛋糕里面——他说您能帮忙制作蛋糕。”

“我不知道今天您在休息,真是对不起打扰到您……至于那个小小的请求,您不答应我也能理解的。”

“啊,当然可以。这才多大点事。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一位痴情的孩子呢?”

“你看,都跟你说了Harry一定会答应的!”Evan自顾自地走进了后面的厨房,看起来准备搜刮所剩无几的存粮。

“我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做好呢——毕竟求婚这种事情要力求完美嘛。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拿?放久了也不好。”

金发的年轻人靠近了一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请问,您是一位巫师吧。……刚才我注意到店门用了封锁咒,而且很强大。”

Harry有些震惊,他离开巫师界大概有六七年了吧,还从来没在麻瓜世界被认出来过。

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他有什么企图?……手不自觉伸向了隐藏在衣服下的魔杖。

毕竟曾经是巫师界的救世主,就算年纪大了,眼里的杀气也并没有因此减弱。

Scorpius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抱歉,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只是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连名字都一样……”

“你认错了。”Harry冷冷地说。

“您误会了。我问这个的原因是希望您能用猫头鹰送货,毕竟我马上就要离开布莱顿,而且麻瓜的运送难免会把蛋糕弄坏。”

Harry的脸色柔和了一点,松开了紧握魔杖的手,但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你把地址留下来吧。”

金发男孩拿过一张纸,犹豫了一下,写了一半的地址又划掉了,改为另一个。

“我想那时候我应该从家里搬出来了。”不知他是解释还是自言自语。

 

“Scorpius!我们该回去了!”

“再次谢谢您能帮我,也请你原谅我无意的冒犯。”

“我会用猫头鹰寄过去的。”

 

两位年轻人离开时Harry又被阳光晃了晃眼睛,他觉得那个背影似乎有些熟悉。

咦,Hermione不是说近视的人不会老花的吗?

 

 

///////Romance

 

“怎么今天没带女朋友来了?”

“她今天有课。而且我想来找你聊聊天。”

“没问题。聊什么?”

“爱情。”

“怎么突然来找我聊这个?”Harry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你不跟朋友聊反倒来找我一个老头子?可真奇怪。”

“你还记得上次我带朋友过来,请你帮忙做蛋糕吗?就是把想戒指藏在提拉米苏里面的那个。”

“他刚刚告诉我他求婚成功了。”

“嗯。恭喜他。”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来找我探讨爱情,毕竟我离了婚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为一个人做了一辈子甜食,不可能不知道爱情为何物。”

Harry对着面前这位像儿子却又更似朋友的忘年交叹了口气。

“我倒是希望你永远不用懂啊。”

Evan注意到对方没有反驳他的猜测,“说来听听?”

“我经历过战争。”

看着老人陷入了沉思,本就只有他们两个的店里一下子变得寂静,只听见外头海浪的翻滚。不知过了过久,他才听见下一句话。

 

“我甚至不知道那能否称之为爱情,或许只是残酷的世界里人们在绝望中的产物。”

“战争在我还没出生就开始了,持续了多年——直到我十几岁的时候进入的白热化状态。独裁者狂暴地斩杀着一切阻挡他的障碍,幸福,快乐这些有色彩的词汇像被人吸走了一样,只留下空洞的躯壳如行尸走肉般苟延残喘。世界仿佛黑白颠倒,我盲目地在痛苦里挣扎,想做最后一点的反抗,却永远不知是否还有明天。”

“我看到一个又一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为了光明——为了我而死去,却只给黑魔王带来不痛不痒的伤害,我受够了。我不能再忍受手上沾染更多的鲜血——父母的,教父的,朋友的——我那时也只是个孩子,却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太多的生命,这些压得我喘不过气。”

“但他就像是无尽黑夜里的光明,像是跌倒后伸出的那一只手,让一切看上去都有了希望。”

“就像突然有了软肋,又同时有了铠甲。”

“你一定觉得这很浪漫吧,战时相互依靠的两个年轻人。是啊……除了整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毕竟,我们两个在不同的阵营,而且都竭尽所能想要杀死对方。”

“事实上,我们从认识开始就是敌对的双方,一生中从来就没有叫过彼此的教名。”

“不过那都过去啦。战争结束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Harry嘴角划过一丝狡黠的笑,“要是哪天我的挚友知道了这段本不应该有的感情,或许他们会心脏病突发的。”

Evan忽略了老人家一些奇怪的用词,也没在意最后语气轻松的调侃。

他只是愣愣地盯着那双已变为深绿色的眸子,却读不懂。

 

他想表达什么呢?

啊,是了。

仿佛与爱的人过完了一生,突然间发现梦醒了。

 

“我想对于我来说,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而行。”


Love does not mean to look at each other, but to look the samedirection.--《小王子》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