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德哈】Blue Neighbourhood (01/03)  

*灵感来源于Troye Sivan的专辑《Blue Neighbourhood》中的三个MV,连起来是一部微电影。三首曲子按顺序分别是Wild,Fools,Talk Me Down

*AU 时间线以及部分剧情有修改

*本文三发完结 别犹豫了跳坑吧

*作者被MV虐的心塞塞的,应该不报社,尽量让德哈HE

*狗狗脸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Part 01/03

Wild



空气中弥漫着汗水和荷尔蒙的味道。

长袍,领带杂乱地堆积在床边,与整洁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具身躯紧拥着,黑发与金发纠缠在一起。

金发青年将自己的埋在黑发青年的锁骨处,柔软的发丝散在另一个人的颈部。黑发青年的手温柔地抚着他的背,呢喃着什么。

 

 


钢琴家放任灵活的十指在琴键上跳舞,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流泻而出。

衣着黑白西装的绅士们伸出手,邀请附近貌美的女子共进一支舞。

无趣的大人们。

长桌下的小男孩抱着一盘点心,观察着舞厅中无尽旋转着的男女,完全没看出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他跟爸妈吵闹了好几次说不想来,还保证这一段时间都乖乖地不惹事——一般来说到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叹口气,千叮咛万嘱咐把他送到教父家,和父亲去应付各种邀请。

但这次母亲似乎格外坚持,不论儿子如何谈条件都不肯妥协。

最后他只好穿上白衬衫,打好领结,披上小西装外套被父母拖去舞会。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撅起了嘴,准备用小蛋糕安抚不满的情绪却发现盘子里空了。

他伸了伸坐得发麻的腿,用手撑起身子钻出桌底。

 

“啊!”

“嗷!”

“你干嘛挡着我!”

“你干嘛撞我!”

两个稚嫩的童声同时响起,随即是抱怨的质问,想看看另一个弄疼自己的混蛋是谁。

 

从桌下爬出来的是一位黑发男孩,头发卷曲而且乱糟糟的,翠绿色的眸子被眼镜遮挡在后面。

被撞的是一位看起来与他同龄的金发男孩,皮肤白皙,有着暴风雨般的灰蓝色瞳孔。

 

黑发男孩揉着撞疼的额头站起来,不停往自己盘里装着蛋糕。

“哎,你是谁?还有你躲在桌底干什么?”

被问到的男孩皱了皱眉,他一点也不喜欢对方那高人一等的语气。

“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啊!……算了,我是Malfoy, Draco Malfoy.”

Malfoy?好熟悉的姓氏。

哦,这个舞会就是他家举办的吧。

决定给承办者一些面子,他缓缓转过身,伸出手,“Harry Potter.”

Draco握住了那只小小的手,Harry Potter?Potter家那个从不参加舞会的孩子?怪不得我说以前怎么没见过这个可爱的男孩。

 

“你怎么在桌子底下?”

“舞会很无聊。而且我根本就不想来。”

他知不知道这样对举办舞会的人说很没礼貌?“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我陪你跳。”

Harry扭捏了一下,摇摇头。

Draco抓住男孩的胳膊请求似地晃起来,睁大了眼睛望着对方,露出渴望的神情,“来嘛!”

男孩脸红了,别过头去,小声嘟囔“我不会。”

灰蓝色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那我带你去庄园其他地方玩玩。”没有听到答复后加了一句,“我们可以去外面飞一会,父亲刚买了新的扫帚。”

Harry本来还是有些犹豫的,可听到飞行理智就全都飞走了,“好啊!”

Draco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抓起Harry的手就往走廊跑,“这里溜出去没人会发现的!”

 

“Harry,你会玩魁地奇吗?我有儿童专用的金飞贼和博格。”

“你开什么玩笑!我最喜欢魁地奇里!以后还想去球队打职业赛呢!”

Draco的眼睛简直要放出光,“真的?你一般打什么位置?”

“爸爸和教父不让我做击球手,说对于孩子太危险了,所以我一般都是找球手。”

“哈!我也是!比一场?要知道抓金飞贼还没人赢过我呢。”

“呃…”不知道爸爸发现我逃出了舞会会给我什么惩罚。

“怕了?”

“谁怕你了!比就比!我今天非赢了你不可!”

 

夏日夜晚的风是湿热的,吹起他们的刘海,西装下的衬衫也被汗浸湿。

追逐着金飞贼的孩子丝毫不在意衣服的束缚,自由地追赶竞争。

 

“Draco放弃吧!你比不过我的!”Harry第七次抓住了飞贼,拿着金灿灿的小球在对方鼻尖处炫耀。

“你做梦!再来一局!”

Harry笑了一声,松手放开了扑腾着的飞贼,控制着扫帚冲到了高处。Draco 也不甘示弱,用力蹬地一脚紧随其后。

 

“Harry Potter!”

“Draco Malfoy!”

哦,这可不太妙。两双眼睛惊恐地对视,一起向下看到了各自愤怒的父亲。

“爸爸,我错了。”

James Potter无奈地对着儿子摇头,“你真是从不听我讲的话。回家后一个月不许玩魁地奇!”

“爸爸!”

“Mr.Potter,不要责怪Harry,是我带他出来的。”

James惊讶地看着Draco,而LuciusMalfoy则更加愤怒了。

“Draco,你把所有的礼仪都忘了吗!现在就回到你的房间!”

“对不起,父亲。我只是想让每个来这里的人都开心。”

Lucius揉着眉心,不知要对儿子说什么。

“Malfoy,抱歉带来了麻烦。我和Lily带Harry告辞了。”

“等等!Mr.Potter!Harry还能来玩吗?父亲,你会同意的吧!”Draco忙叫住要离去的Potter一家,紧张地看着父亲。

Lucius僵硬地点了点头。

James推了推儿子,让他自己回答,Harry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我还会来的。”

 

“我以为你的朋友够多了。”Lucius在另一家人完全消失在视线外后对儿子说。

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能陪我玩的朋友。

Pansy整天折磨自己可怜的脸,只会谈论男孩子。

Crabbe和Goyle两个人就会吃,除了言听计从外根本玩不起来。

Blaise还稍微好一点,但他并不会魁地奇。

而且他们都没有Harry那么可爱,那小男孩的碧眼黑发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小黑猫。

不过他才不会对父亲说这些。

 

“Malfoy会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Potter家族在英国巫师界地位不低,与他们结交自然没有坏处。”

Lucius很满意这个答案,拍拍儿子的头把刚才关禁闭的事全忘了。

 

其实Potter家族和Malfoy家族没有什么世仇,只是两位家主在学生时代相处不甚友好便鲜有往来。一个是格兰芬多的劫盗者,另一个是斯莱特林的领袖。

都说一山难容二虎。

彼此争锋相对小打小闹自然少不了,毕业后分道扬镳也就没多少交集。

Lucius对于Harry Potter 的出现还是挺震惊的,这位Potter家的小公子虽出身名门,却不喜欢参加社交活动,倒与一个落魄的纯血家族Weasley交情很好。

今天估计是那孩子近一年首次参加舞会。

 

为了两位5岁孩子间的友谊,父亲们也放下了曾经的仇怨,频繁地串门拜访。

 

 

#

 

金发的青年抬起来头,贪婪地舔舐另一个人的脖颈,直到锁骨,再用舌头随着白衬衫一颗一颗解开的扣子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

黑发的青年头微微向后仰,呼吸变得急促而不稳,紧闭着双眼,大口喘着气。

 



1981年万圣节的晚上,戈德里克山谷的几道绿光打破了巫师界的平静。10岁的Harry Potter与神秘人英勇对抗成为了活下来的男孩。

他看着Voldemort杀死了父亲,又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为保护自己而倒下。

这是一场不见血的杀戮。

James和Lily倒在地上,Harry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万圣节的恶作剧。

可父亲再也没有醒来,嘲笑似地大喊“吓到你了吧!”

 

那天晚上他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肯离开父母。

“Sirius,是不是我害死了爸妈…他说他只是想杀我的…”

“Harry,你父母都非常爱你,如果你这样内疚他们会很难过的。你追悼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活下去,知道了吗?”

Harry趴在Sirius的肩上抽泣着,微微点了点头。

 

“Harry!Harry你在吗?”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还没等他们回应,金发的男孩就冲进了房间,一把抱住Harry。

“我…我…”Draco破碎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以为你要离开我了…”

感受着怀里的身子颤抖地更加厉害,他强迫自己把眼泪逼回去,故做坚强的说,“Harry…别怕…我在这…”

男孩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周围是红红的一圈。眼角渗不出更多的泪水,只剩下断断续续无助的啜泣。

“Harry,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晚上去我们家吧。”

Sirius也点头表示赞同,通过壁炉将两个孩子送回了Draco的房间。

 

没有人注意到Malfoy庄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亲爱的妹夫,你知道黑魔王已经回来了吗?”甜腻的娃娃音无比地令人作呕。

“Bellatrix,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允许你随意进出庄园。”

“我们是一家人呢,不是吗?”

Lucius不屑地喷了口气。

“你知道现在可怜的HarryPotter已经无父无母了吗?”突然间她的眼光变得锐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竟然敢对抗黑魔王!……真是不自量力。”

“我听说…Draco跟他关系很好…如果你不想那天起来再也看不到你亲爱的小龙了,就让他远离那该死的Potter!”

“现在还轮不到你来威胁我。”Lucius抽出魔杖指着那女人的脖子。

Bellatrix尖声笑了,带着余音一起幻影移形。

 

Lucius赶忙跑去Draco的房间,心里对梅林祈祷着自己的儿子千万别出什么事。

他打开房间的门,还没睡着的儿子半睁着眼睛看了看。

 

“Harry Potter,你该死的为什么在这里!”

“父亲,他们家今天…”

“Potter你从我们家滚出去!现在!”

Lucius大吼着,全然不顾儿子的争辩和愤怒的眼神,而黑发的男孩显然是受到了过多的惊吓,全身发抖。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Harry打着颤跑出去,还被自己绊倒了。

 

“Draco,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再见Harry Potter。明年我就送你到德姆斯特朗读书。现在睡觉。”

“不!”Draco扑到父亲身上给了他重重的一拳。

“不要逼我把你逐出家族!”

“我不在乎!我要找Harry!”

Lucius堵在门口,轻挥魔杖把儿子困在床上。

“不要给Malfoy这个姓氏丢脸。Malfoy不会做蠢事。”

“砰!”的关门声像是给了Draco一个重击,他捂着胸口蜷缩在被窝里,任由泪水沾湿床单。

 

Harry还是被教父说服了,在十一岁的时候接受了霍格沃茨的来信。

 

拎着行李来到国王十字车站,意外地发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

松开手推车一阵狂奔,遇到了同样向自己飞奔而来的Draco。

“你也去霍格沃茨!”

“不…父亲要我去德姆斯特朗。”

碧绿的眼睛黯淡了下去。

 

Harry在背包里翻找着,拿出一张发皱的纸和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塞进Draco的手里。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东西就被一双大手抢走,“啪!”在白皙的脸上印上鲜红的掌印。

“Draco!你忘了我怎么说的?”

Harry很想上去帮Draco,却被Sirius拦住,一把拽回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最后回头看见飘散的金色头发。

 

其实Lucius只拿走了盒子,纸条被Draco藏了起来,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你。”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