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德哈】Blue Neighbourhood (02/03)  

*也不多说什么,不要给我寄刀片就好QAQ


Part 01/03


Part 02/03
Fools


Harry七年级的时候迎来了三强争霸赛。
本无心参加赛事却被Ron一个激将去报了名。
当Dumbledore宣布勇士名单的时候他觉得心跳漏了几拍。
“代表德姆斯特朗的勇士是Draco Malfoy!”
“代表霍格沃茨的勇士是Harry Potter!”

依然是在长桌旁,四目再次相对。
久别重逢,无声更胜有声。

Draco粗暴地将Harry压在墙上,极具侵略性地吻着对方的唇。
Harry艰难地移动步伐,踹开级长寝室的门,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然后节奏开始变慢,粗鲁也被温柔取代。
领带 。长袍。衬衫。

黑发的青年用手捂住嘴,却仍听得见几声逃逸而出的呻吟。碧绿色的眼眸失焦地望着上方,因情欲而更加深邃,蒙上了一层雾气。
他尽力使自己专注于在自己身上活动着的人,那原本苍白的脸此刻变得通红,额前的发丝滴着汗水,灰蓝色的眼睛也紧紧地盯着自己。
“Harry,我忘了告诉你。”
他停了下来,轻咬身下的人的耳垂,“我爱你。”
Harry 只觉得一阵眩晕,眼前是一片耀眼的白光,他张着嘴无声尖叫着释放出来。

Draco摩挲着枕在自己胸口的黑发,“Harry,你还记得那年我们去海边度假吗?”
“嗯。…我说你的眼睛里有一片海。”
Draco轻声笑了,“是啊。还有呢?”
“你堆了一个超级丑的城堡。”


三强争霸赛时Harry和Draco似乎又找回了当年追逐金飞贼的好胜心,不愿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输给对方。
最后竟然同时到达了终点。
“你还是赢不过我。”

四只手触到奖杯时只感到从腹部延伸的拉扯。

“Crucio!”墓地里回荡着两个青年的尖叫声,久久没有散去。
Draco悄声对Harry说了一句门钥匙。
即使是父亲也对自己下手毫不保留。他看不清那黑色兜帽阴影下的表情。
失去意识前看到Harry成功召唤了门钥匙,从面前消失了。

Draco睁开眼,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
用手揉了揉,感觉从指间蔓延至全身的酸痛。
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啊,原来在Malfoy庄园。
“不许踏出庄园一步,否则后果自负。”
Lucius不带温度的一句警告,冷酷得不像亲生父亲。
Narcissa推开丈夫,快步走到床边,却仍保持着优雅。她温柔地抚摸儿子的脸,又为那些伤口敷上药膏,同样冷淡地说,“Draco,做什么之前好好用脑子想想。下次可能就没人能为你疗伤了。”
Draco知道,话语后面是母亲不轻易流露出的担心和不安。

软禁在庄园的时间里,他行尸走肉般消磨着时间,仅仅摄入刚好维持生命的食物。

曾经的傲气,灵动的灰眸都离他而去,剩下一副没有感情的躯壳。
眼神空洞像是被摄魂怪吸取了灵魂。

坐在湖边愣愣地出神,浅蓝色波光粼粼的湖面让他想起了海。
身边的空气不正常地波动了一下,突然露出一个乱糟糟黑色的脑袋。
“Draco…”泛着水光的绿眸望着自己,仿佛看透了灵魂。

“我不要见到你,现在滚。”
瞳孔瞬间扩大,张开的嘴发不出一点声音。
Draco死死抓着他的肩膀,指甲要陷进肉里,怒火在眼底燃烧——没有人知道燃料是他所剩无几的灵魂。
“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Potter,不要再来找我。给你十秒钟滚出庄园,我不想杀了你。”
他偏过头去没有看黑发青年的眼睛。
两秒后,手下炽热的温度瞬间消失。

“刚才那是Potter吗?”
知道说谎没有任何意义,“是,我把他赶走了。”
“我不认识他。”

Draco无法入眠。
“你的眼睛里有一片海。”

他看见七岁的男孩靠着自己的肩,“Draco,你喜欢大海吗?”
“喜欢。”
然后Harry兴奋地指着用沙堆的超级丑的城堡,“我们以后一起住在海边好不好!不过我们的家一定要比这个好看,然后每天到这里看日出日落。”
“嗯。”


#


Harry幻影移形回格里莫广场的时候是很想随便倒在哪里哭一场的。
可是客厅传来的声音却把他拉回了现实——他要作为第二领导人指挥凤凰社。
他多少次希望自己不是那个活下来的Harry Potter,被公众冠上救世主名号的19岁青年。
“Harry,你刚才去哪了!Sirius守护神发来消息说南边又出现了袭击,我们还以为你脑袋一热一个人过去了!”
Harry抿了抿嘴,“我是年轻,却没有那么傻。”

战争愈演愈烈,双方似乎是在拼谁更输得起——每一场战役杀死的敌人总是与牺牲的人数不相上下,而越来越多意志不坚定的家族或者个人频繁转换阵营,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间谍。

不久后Dumbledore的死讯无疑给凤凰社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而Severus Snape是杀手这个事实更是火上浇油。
只有Harry Potter还遵循着白胡子老人的遗嘱,一如既往地相信被所有人视为食死徒的Snape。
其实Dumbledore什么也没告诉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叮嘱一定要无条件信任那位黑袍鹰钩鼻的男人是光明面的——他恨老人的专横,没有给自己留一点选择的余地。

成为凤凰社的领袖Harry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他不再是原来那个稚嫩的孩子,战争的残酷已经把他锻炼成一位冷酷果断的领导人。为此,凤凰社的成员心甘情愿被一位比自己年少的孩子指挥。

Harry整日把自己关在Black家族的图书馆里,啃着一本又一本关于黑魔法的书,或是坐在书桌旁思考接下来的战术。
随着黑魔法技能的增长,他的忽略咒也用得越来越娴熟。
只有他最好的两位朋友Ron和Hermione才知道咒语背后是多么干瘦的一具身躯,苍白的脸色把黑色的眼窝衬得更加可怖,以及那些决绝的命令背后有多少的伤痛和隐忍。

“Harry,你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mione我说了多少遍,我没事!”
“Harry!你不想对自己负责也要对所有相信你的人负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哪一天把自己不小心弄死了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Hermione放弃了跟Harry的争吵,只好叹着气说,“Harry,你就出去走走吧。都两个月没出过门了。趁近几天还没发生什么事。”
“如果这能让你不再唠叨我的话。”散散心这件事他还是能做到的。

对角巷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大多数店铺都关了门,黑漆漆的店面控诉着战争的残酷。
倒是Weasley玩笑店还是一样火热——毕竟这是人们最容易接触到的欢乐了。
Harry径直走到仓库,找到了Fred和George,他们的乐天派属性总是能给自己带来一分钟的欢笑。
“哦,Harry很抱歉,外面需要我们的帮助了——”
“你随意在店里看看,喜欢什么就拿吧。”
“只要你同意带回去捉弄一下我们那可爱的小弟弟。”

Harry笑着拍了两位不正经的青年一下,心想Ron回去又有得好受了。

看看时间,出来了三个多小时,压抑的情绪也少了很多,可以跟Hermione交差了。
他努力从人群中挤出去,却被从外面进来的人开门打到了。

他看着来者,感觉时间仿佛静止了。
又宛若被施了静音咒,周围的嘈杂都慢慢消失,耳边归于平静。
而那进来的金发青年只是平淡地扫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位陌生人,然后亲昵地挽着身边女子的手从旁边经过。

Harry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伴随着不知什么崩塌的轰鸣。

有什么东西晃了一道光。
他再次回头,看到了十指交握的手上分明是两只金色的戒指。


Harry第一次崩溃了。
无视了所有人的呼喊,彻彻底底把自己关在房间。他蜷缩在小角落双手抱膝,仍凭黑暗将自己吞没。


眼前出现了一位九岁的金发小男孩,一次又一次地念叨着“Lumos.”

戈德里克山谷旁有一片很大的森林,James和Sirius小时候总带Harry去探险,里面能遇到很多神奇又稀有的魔法生物,火蜥蜴,卜鸟,狐媚子是很常见的,他甚至还很幸运地看到过一次独角兽!
Draco总是不相信他,说独角兽不会被看到的。
所以Harry一直很想带他去森林里面野营,给他介绍自己的动物朋友,如果能看到什么Draco没见过的稀有动物就更好了——比如说龙。
九岁的时候双方的父母终于同意带他们去森林里面探险一个星期。

Draco和Harry被要求自己搭帐篷,手忙脚乱倒腾了一个多小时两个小男孩才钻进去。里面黑乎乎的,Harry掏出了魔杖说了一句Lumos。
金发的男孩羡慕地看着魔杖尖发出的光,缠着Harry教他。


“嘿!Harry!你看我成功了!”
Draco的魔杖尖有了微弱的光点。
“嗯,再多练习几次就可以了!”
金发男孩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Harry!”他把身子探出帐篷摸索着什么,过了两分钟手里拿着几段柔韧的草根。
他把那几条草根绕成一个小小的环,凑过来拿起黑发男孩的左手,把绿色的环套在了无名指上。
“我经常看到父亲把一个金色的环这样套在母亲手上。”
“他说,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这样做。”

“Harry,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