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德哈】Blue Neighbourhood(03/03)  

*最终章
*写了两个平行的结局,一个HE【这个是最初构想的结局!】,另一个是BE
*本来是不打算开虐的,后来觉得有些画面挺美, 干脆一虐到底好了 ,不长
*如食用不适请跳过第二个结局
*作者已经血流成河不用扔刀子过来了


Part 01/03
Part 02/03

Part 03/03
Talk Me Down


所谓邪不胜正。

Voldemort对Harry说的最后一句Avada Kadava,被Lucius Malfoy挡了下来——这给了青年机会反击直到打败黑魔王。

Harry站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西装,庄重的黑色体现了足够的尊敬。
Lucius Malfoy。

那个金发的男人几乎没有笑过,这让孩童时期的Harry每次去找Draco玩都得小心翼翼地避开他,因为那冷酷的眼神就算没有恶意也使人心底发寒。
十岁那年赶自己出庄园的情景历历在目,吼叫声伴随着Harry长大,成了一生的噩梦——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原谅那个男人。
他怎么能在自己失去了父母的晚上又让自己失去了唯一的朋友!
再后来看到他抢走了本属于Draco的礼物时,Harry更是怒火中烧。
倒数第二次见面时,他忙着对自己和他亲生儿子喊叫着Crucio。
要不是看在Draco的份上,Harry尽量避免了所有与Malfoy有关的事情,不然在战争的几年中他早就把Lucius杀了。

没想到最后一次见面,他真的就死在了自己面前。
为保护自己而死。
爸爸说Lucius以前的学院是斯莱特林。

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我永远不懂斯莱特林。
不仅是Lucius Malfoy,还有Severus Snape。
又移了几步到窗边,面前是包容万物的汪洋。

Malfoy庄园还如十几年前一样。
家族墓地旁站了一圈人,都穿着黑色的丧服。
金发的青年和金发的女人站在墓旁无声地流着泪。

Lucius Malfoy的遗嘱主要是转交继承权,就像大多贵族一样。
不过他专门提到了一个盒子,并且通过魔法契约确保那一定会交到Draco Malfoy的手中。

没有人知道盒子里面是什么,就连Draco也是一头雾水。
人们都纷纷猜测一定是什么强大的黑魔法物品。

当魔法部官员宣读完遗嘱并将遗物交到新任家主手上的时候,他倒吸了一口气。
这个盒子他见过。
黑色的,很小——还没有一个手掌那么大。
颤抖着双手打开盒子,看到的是一片耀眼的金色。

Lucius Malfoy平静地躺在棺中,依然是高傲的样子,贵族气质丝毫不减。
待到所有来宾都献完了花,又一个接着一个离开,金发的青年跪倒在墓前,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父亲冰冷的脸上。

这个男人是Draco童年乃至一生的噩梦。他尊重父亲,敬仰父亲,更惧怕父亲。
万圣节的那个夜晚是他第一次对抗父亲,打在男人胸口的小拳头感到了疼痛。
我不过是延续家族血脉的继承人罢了。
他的眼里只有继承人的标准,黑魔王的重用,所谓家族的利益。
那些近乎苛刻的要求,不近人情的命令,冷酷决绝的伤害。
他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儿子看待。在他眼里我是Malfoy而不是Draco。

瓶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青年的脑海。
他看到父亲对着James Potter夸耀自己的小龙是多么令人骄傲。
他看到10月31日晚上遭到威胁的父亲是多么慌张地害怕失去儿子。那天晚上Lucius赶走Harry之后,几乎魔力爆发将整间书房毁了,拿着魔杖的手颤抖着。
他看到对自己和Harry施钻心剜骨的时候黑色兜帽下毫无血色的嘴唇和缓缓落下的眼泪。

原来父亲一直都知道。

不知道是为了巫师界,还是为了自己,亦或是为了Harry Potter。
他与教父Severus一样,选择扮演那个被人诅咒却奉献着生命的角色。

原来这么多年,我都误解了父亲。


Draco从冥想盆中抬起头,泪流满面地望着妻子,一脸的愧疚。
“Astoria,对不起。”
“我们离婚吧。”

妻子紧闭着双唇,没有说话,也没有让眼泪流下。
当年订婚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Greengrass家向Malfoy家示好,只有利益无关爱情。
她知道自己不得不接受,不过还好要成为她丈夫的人看起来很帅气。
她觉得自己很辛运,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Draco十分体贴,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并且处处礼让。
一切看似完美,除了他永远不可能爱她。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明天我就去魔法部。”
Astoria取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桌上。
“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
Draco抱住了即将成为前妻的女子,“谢谢。”


#

夏日的海风是湿润和粘腻的,夹杂着氯化钠的咸味。
Harry一个人坐在阳台,切着盘子里的烤面包。
他永远看不腻海上的日出。
我遵守了儿时的诺言,却没有看到你的身影。

一切都结束了。

战争结束了,不再有伤亡。
羁绊也断裂了,不再会心碎。
通过前者他知道了什么是忠诚,得到了一支精锐的军队。
而后者教会的他什么是爱,代价是失去父亲母亲和爱人。

逃离那伤心之地吧。于是他离开了伦敦,也离开了戈德里克山谷。
那就到海边做一辈子的梦。


推开了一栋海边小别墅的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黑发的青年,望着海正在吃早餐。
金发青年悄悄走近,温柔地蒙住了他的双眼,换来了一声尖叫。
他松开双手,单膝跪下,打开黑色的盒子,取出一个做工拙劣的金色物体——小小的环两侧有翅膀。

金飞贼模样的戒指。

Draco什么也没问。
Harry什么也没有答。
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答案,早在九岁便已挑明。

金发青年执起黑发青年的左手,又一次将戒指戴在了他无名指上。
轻轻施了一个咒语,让戒指看起来更精致,大小也变得合适。

坐在沙滩上,Draco搂住了靠在他旁边的人, 靠过去轻咬着那人的耳朵,“我觉得小时候堆的城堡都比你现在住的房子好看。”
Harry佯怒地捅了捅他的腰。

落日正在一寸一寸消失在海平面下,直到深蓝色的海洋吞噬了最后一束阳光。

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而你也还在我的身旁。



以下是另一个平行结局,捅刀预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注意这不是演习!




















【BE】
Part 03/03
Talk Me Down


光明面以微弱的优势险胜。
但没有人觉得这以牺牲了近百分之八十的战士换来的和平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Harry在战争结束后一年听到了Lucius逝世的消息,这对于大部分食死徒来说算是死得比较晚的了。
他看着送信的猫头鹰飞走,直到成为了黑色的小点,或许是在担心猫头鹰会体力不支掉进海里。

明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参加葬礼的理由,更不知要以何种身份出现。
但那片深邃的海使作为救世主的他决定任性一回。

Malfoy庄园一如往常,只是更加冷清而压抑。
来参加葬礼的基本都是食死徒的孩子,他们没有过多卷入战争,所以还拥有相对的自由。
人们排着队走上前献花,而一位金发的男子自始至终就这么跪在墓前,盯着棺中的人,一言不发。

Harry停住了脚步。
不是怕有人会伤害他,只是突然发现自已依然无法面对那个人。

人群渐渐散去,一位黑发女子走上前轻抚丈夫的后背,拭去他脸上的泪水,企图将他拥进怀里。
金发男子还是没有动,拨开肩上的手,表示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Harry站在大树后,看着。
踌躇了几步,最后转身离去。

Malfoy的家族墓地在湖边,水面反射着夏日的阳光让人有点睁不开眼。
上一次在这见面的回忆又涌入脑海,那可绝对绝对说不上是愉快。
腿脚似乎有些发软,缓缓挪步到湖边,抱膝坐下。
湖面平静得可怕。

忽然感觉肩膀一沉,有什么东西靠了上来,脖子也被搔的发痒。
不假思索便抬手揉动着金色的发丝,触感一如从前那样柔软。
转头,看到了暴风雨般的灰眸。

其实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注视着对方,整个世界好像都消失了。

“砰!”玻璃破碎的声音。
后面站着的黑发女人眼里满是惊恐和愤怒,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情绪。
Draco将自己从绿色的深渊里抽离出来,追上大步离去的妻子。
“Astoria…”
妻子转过来啪就是一巴掌。
“什么也别说。你真让我恶心。”
感受着火辣辣的脸,想起十几年前父亲也是这样在车站打了自己。
呵。Lucius。

Draco终于能自由进出Lucius的书房了。整理书桌的时候,一个黑色盒子从底下隐藏的抽屉里掉了出来。
他想起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盒子。


#

Draco觉得从高处看海更加壮观,不仅因为视野开阔,还因为带上了危险的美。

深蓝色的海面泛起点点亮光,好似天上的星星,涌动的白色浪花卷起,拍打在崖壁上。

为什么那么喜欢海呢?
大概是喜欢它的波澜不惊吧。

Draco往前走了一步,转过身。
然后向后一仰。
一个金色的物体从指尖滑落。

爱人的怀抱是那么轻柔而熟悉,就连那双不安分扰乱整齐头发的手都不再恼人。
呼啸的风带着热度和浓浓的水汽,就像他第一次遇见男孩的那晚一样。

海上溅起数米高的水花,翻滚几下后又是处事不惊的模样。

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崖边一个小小的金飞贼抖了抖,展开灵活的翅膀,飞走了。

评论(16)
热度(56)